首页 东方 第30-33章 晏家

第30-33章 晏家

第30-33章 晏家 禾千千 1488 2017-12-24

  甄汐又被拖了出来,她身上的衣服全被水打湿了。

  晏擎天冰凉的手指划过她芬芳的唇瓣,那细腻的触感让他的理智逐渐崩溃。

  “如果今天我没出现,你是不是就跟他走了?连龙云翔你也能勾搭上,我都忍不住好奇了,你真有那么吸引人吗?”

  这些话听在甄汐耳朵里,又羞又愤,她就算再怎么愚钝也能觉察出晏擎天的意图。

  “我真的很想知道,你的第一个男人是谁……”晏擎天眸子里跳动着暗红色的火焰,甄汐下意识地感到恐惧。

  “你不要这样……我……我的第一次只会给我爱的男人!”情急之下,甄汐脱口而出,她眼里此刻的认真,很绚目。她却丝毫不知道那会更加激怒了这个男人。

  下一秒,晏擎天的眸子陡然暗了几分,蛰伏在胸口的怒火,随着一阵邪笑喷薄而出:“你以为我会信?”

  他一直都以为甄汐早就有过不少男人了,怎么可能相信她说的话。

  他告诉自己,她不过是个放荡的女人罢了,怪只怪自己莫名地对她来了点兴趣。

  “不……不是的……”甄汐无助地望着这个眸子都发红的男人,他已经抓住了她的衣服。

  “不……你不可以……晏擎天……你听我说……”甄汐拼命的挣扎,可是,由不得她。

  ……

  可惜晏擎天根本听不进去,理智已经混乱了。

  当晏擎天得逞的那一刻,他才彻底震惊了,原来她是完璧,她从没有过男人。

  她的颤抖和哭求,在此刻显得那样地无力……

  晏擎天整颗心都被惊喜充斥,俯下身吻上甄汐的唇,带着珍惜和眷恋的味道:“你真让我惊喜,原来……从头到尾……你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……全部都是……”

  “对不起……我不知道你没有过男人……不要哭了……”晏擎天想起自己完整地得到了这个甜美的人儿,心里那舒畅前所未有,他第一次有耐心哄女人,这样温柔地哄着,一遍一遍吻着她的泪。

  厚重的委屈,钻心的痛楚,在男人态度的转变之下,在他温柔中,渐渐弱了去。

  感受到他浓浓的怜惜,来自心底的感受和呼唤,甄汐终于明白了,这个男人,晏擎天,在心疼她。

  最让她震撼的是竟然听见了他说“对不起”……

  她是该恨他的,可是她恨不起来,本来就对他有着莫名的好感,甚至可以说是少女的情窦初开,想起初见时到现在的点点滴滴,虽然时间不长,却是每一秒都刻在她心上,罢了罢了,只要他还知道心疼她,她就可以原谅……

  直到半夜,屋子里才安静下来。

  甄汐被他以霸道的姿势环抱着,沉沉睡去……进入梦乡之前,她还含糊地呢喃,嘟嘟囔囔着一句“晏擎天……你把我欺负惨了啊……”

  娇哝软语,带着点嗔怒的味道,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晏擎天的精神出奇的好,看着怀里娇小的人儿,嗅着她的芳香,他的嘴角渐渐勾起一弯魅惑的弧度……

  甄汐醒来的时候,脑子里一片混沌,好半晌她终于清醒过来——她已经是个真正的女人了。

  感觉到男人霸道地拥着她,甄汐忍不住侧过头,映入眼帘的是他安静的睡颜。

  这个男人此刻纯净得象小孩,甄汐仔细端详着他的脸,那般无害,那般纯美,脸部的线条异常柔和,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意,脸上的皮肤比女人还好,连一刻痘都没有。

  “啊……你……你怎么醒了……”甄汐惊慌地望进晏擎天戏谑的眸子,又羞又窘,赶紧低下头去。

  晏擎天心情难得的愉悦:“学校那边我会替你请假,今天你就在家休息一天。”

  “嗯……好。”甄汐乖巧地应了一声,她当然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,浑身无力。

  晏擎天点燃一根烟,重重地吸上几口,闭上眼长叹一声:“甄汐……你就是为我而生的……”

  他回味着昨晚的一切,心里的疑惑也越来越重。

  “真想不到,我竟然是你的第一个男人……”

  甄汐安静地依偎在他怀里,闻着他身上的味道,甄汐心里五味杂陈,深深地呼吸几口气,她觉得,是时候为从前那个真正的甄汐“平反”的时候了。

  她从甄家拿过来的东西里,有一本日记,那里面,清楚地写着甄汐为什么会被人看成是坏女人……

  真正的甄汐从十三岁被甄家收养,之前并不姓甄,她第一次见到晏擎天就发誓要跟着他。

  她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,只可惜,她背上了浪荡的名声,所得到的却与初衷背道而驰,可她对晏擎天那种执着的情意,让人无法不感动。

  静谧的房间里,甄汐的声音委婉动听,她在为真正的甄汐“伸冤”:“以前,我以为你喜欢性感火辣的女人,所以我把自己打扮得时髦又性感,往脸上涂着鲜艳的色彩,衣着夸张,尽管我自己十分讨厌那样,可为了能引起你的注意,我还是那么做了……可是,你从来不多看我一眼,我没有办法,只能厚着脸皮纠缠你……你每次看见我和男人打情骂俏,都是我装出来的,其实一个也没发生过关系,你知道吗,我是多希望那些男人抱着我的时候,你可以走过来把我拉走,霸道地凶我,吼我,不要我和那些男人一起……可是你没有……有时候我也想过就让自己堕落吧,反正你不喜欢我……那我和谁一起又有什么关系……”

  甄汐的声音幽幽的,软糯的,她完全沉浸在真正的甄汐对晏擎天的感情里,而这样的感情,她莫名地感同身受,仿佛自己就是那个痴情的人……

  晏擎天的脸色已经随着甄汐的话变了又变,心情复杂,有喜悦,有惊叹,有震动,还有点隐约的酸,隐约的疼。

  甄汐啊,你何苦把自己弄成那样,如果一开始你就让我看见你有多清纯,多招人爱怜,我不会那么讨厌你的……

  晏擎天在听到最后那句的时候,忍不住环紧了她,心底又升起一丝愠怒,:“怎么没关系?你要是以前真和谁发生过关系,你以为我还会这样搂着你?早就把你赶出房间了。你该庆幸将完整的自己交给了我……”某男很皮厚地说。

  空气里弥漫着温馨幸福的味道,淡淡的,却是能让人的心安定……

  在家休息这两天,晏擎天就只老实了一天,忍不住把甄汐弄得全身酸疼,他的精力似乎永远那么好,即使回家的时候很疲倦,可一到了床上就生龙活虎。

  甄汐自从变成真正的女人后,象是被挖掘出的宝藏,散发着她自己不知道的惑人妩媚,一种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天然而独特的韵味,每每让晏擎天心底暗赞的同时,忍不住将她按倒。

  用晏擎天的话说,这不能怪他,他是个正常的男人,只怪甄汐的味道太甜,他暂时……还没够……

  西装笔挺的晏擎天,坐在办公桌前潇洒熟练地敲着电脑,修长的手指动作利落,沉稳认真的表情最是让人着迷。

  手机响了,一看,是晏老爷子。

  “擎天啊,今晚有没有应酬,如果没有,回来陪爷爷吃顿饭。”晏老爷子来电话了,声音苍劲有力,却也透着慈爱。

  “今天没事,爷爷,我一会儿就过去。”

  “好好好,路上开车小心。”晏老爷子高兴得连声说好,这也难怪,自从晏擎天接手公司后,爷孙俩聚得也少些了。

  鹏远集团是晏家一手创办的,确切地说是晏老爷子——晏擎天的爷爷晏绍鹏打拼出来的江山。

  晏家之所以在这云沙市颇具地位,主要原因是晏老爷子从前在京城里担任要职,回到本市后,各方争相巴结,就连市里的重量级领导都纷纷前来登门拜访,如此一来,晏老爷子想做什么生意那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,一路绿灯,几乎没受什么阻力就将鹏远集团办了起来。慢慢就成了云沙市的纳税大户。

  晏老爷子虽然从高位上退了下来,可他的门生在仕途正是春风得意,所以市里谁都想从这条路发展一下,谁也不敢轻易得罪晏家人。

  老爷子行事作风仍然犀利,他亲自挑选了一批忠心人士,专门为晏家效力,据说他将鹏远集团交到孙儿晏擎天手上时,这批人就随着成了晏擎天的手下,那是一批精英,主要作用就是保护晏家的人,当然还有些其他不为人知的作用。

  晏老爷子可不是一潭清水,不会老实巴交地信奉什么好人原则,能让自家立于不败之地,掌握主动权,才是王道!其中的过程,不重要。

  鹏远集团在晏擎天接手三年以来,发展势头更加良好,这不得不说,晏擎天在经商上是个天才,除此之外,也很具有魄力,谨慎沉稳,精明能干,公司在他的带领下每年的利润都在明显增加。

  这不禁让其他一些股东对他大为赞赏,也很乐得公司最大的控股权为他所掌握。因为,晏擎天能让他们赚得更多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