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第47、48章 原来如此

第47、48章 原来如此

第47、48章 原来如此 禾千千 1545 2017-12-24

  韩沁一进病房的门,就看见一个男人在摸甄汐的手,想也不想地冲过去,猛地一把将男人推开:“混蛋!色狼!敢占甄汐的便宜……”

  “韩沁?你怎么来了?”甄汐愕然,看着梁辰一副要杀人的样子,赶紧起来拉住韩沁在床边坐下:“他不是占我便宜……他是医生。在检查我手背上的伤口。”

  “小丫头,麻烦你下次眼睛放亮点儿!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医院精神科的患者跑出来了!”梁辰睥睨着韩沁,满脸的鄙夷。

  韩沁火了,狠狠瞪着梁辰:“你说什么?我哪小了,你眼睛瞎了啊?说我精神病?我看你才神经病!”韩沁一边说,一边还不自觉地低头看了看胸前。

  “你浑身上下都小,浑身上下都象精神病!”梁辰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,无限鄙视地瞄了韩沁一眼。

  韩沁怒极反笑:“呵呵,我和你比起来当然小,大叔!”

  大叔?梁辰很想踹她几脚,想他如此风流倜傥,从来在女人面前只有两个字——帅哥。今天竟有人喊“大叔”!

  甄汐实在想不到这两人竟然斗起嘴来,连忙道:“你们别吵了啊,梁辰,她是我同学,刚才真是对不起……你今天没穿白大褂韩沁,她不知道你是医生嘛。”

  甄汐紧张得小脸泛红,可怜兮兮地望着梁辰。梁辰差点没被她这眼神给煞到,心跳猛然加快了速度,随即站起身,故做大方地冷哼一声:“看在甄汐的面子上,我不和她计较。”

  说着,又抓起甄汐的手看了看,这才点点头:“再继续擦药,以后不会留疤痕的。”

  “谢谢你啊,梁辰,我在医院这段时间,你也没少操心。”甄汐脆生生地说。

  “你还好意思说,你和晏擎天两个整天在我面前亲热,成心刺激我,明知道我最近没什么时间和美女交流感情,你赶紧出院去了,我也轻松点。”

  梁辰半开玩笑地埋怨了几句,看见甄汐脸红耳赤,粉颊娇艳欲滴,不由得吞了吞口水,赶紧溜了,心里还在叨念:“晏擎天果然有福气,甄汐这小妮子,就算不刻意放电,那可爱的模样也能让男人弄得头晕。”

  梁辰一走,韩沁脸色立即好看些了,转过头朝甄汐笑笑,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:眼睛滴溜溜一转,瞄了一眼甄汐:“刚才那个男人说你和晏擎天那个……什么亲热……是真的吗?这么大的事你居然不告诉我,太不够朋友了,快点从实招来!”

  甄汐闻言,害羞地躲进被子,这种事,让她怎么说得出口啊!

  韩沁笑得更欢了,却也禁不住为甄汐担忧,如果她真的和晏擎天有个什么,谁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呢。

  “你不好意思说,那就……我问你答。你是不是已经把自己交给他了?”

  吃掉?甄汐一愣,憋在被子里,半晌才闷闷地嗯了一声,她不擅说谎,只能老实回答。

  韩沁咽了一大口唾沫,忍不住焦急地扯开了甄汐的被子,见她缩得象虾米,又好气又好笑:“甄汐,你这性子,晏少那种男人……你怎么能拴得住!晏少是什么人啊,我听说,很多女人为他伤心憔悴,他到底把你欺负成什么样了?”

  甄汐快晕了,韩沁的问题太羞人,可是看见她着急的样子,又于心不忍,只好怯生生说了一句:“我……是我自愿的……”

  天啊,韩沁直摇头,这傻丫头敢情是陷进去了。

  甄汐见韩沁竟然脸红了,想逗逗她:“韩沁,你的脸怎么也这样红啊?你害羞吗?”

  “咳……咳……我是……是……哎呀!我自己都还没有试过那种事啦……我和你谈论那种事,当然会脸红了!”韩沁憋着一口气说完,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。

  “哇,韩沁,你还没有过男朋友吗?好难得哦,你长得漂亮,居然没男生追,太奇怪了。”

  “别提了,不是没有人追,我家原来在农村就是宰猪的,现在搬来城里了,还是继续卖猪肉,有几个男生追我,可是……一知道我的家庭情况,就疏远我了。也许现在这个大学里的人,大部分都是非富则贵,象我这种人家的女儿,别人很多都……看不起……”

  韩沁的语气里略带幽怨,她即使对某个男生有好感也不敢表现出来,心里自卑。

  甄汐摇着韩沁的袖子:“不要不开心了,你和我一样才十八岁啊,谈恋爱本来就早了点,等你的真命天子出现了,一定会看见你的好。”

  “甄汐,谢谢你安慰我,你自己也要小心知道吗?千万不要轻易就爱上谁啊,你这么温顺又善良,要是真爱上哪个男人了,除非他也很爱你,不然,你一定会很伤心很伤心的……”

  两女互相握着手,喃喃地低声交谈,时而哀怨,时而开怀大笑,有个这样的朋友,真好。

  甄汐的伤势在医院的精心护理下,恢复得还算不错,现在已经可以坐起来,也可以下床活动一下,只要脾脏没事,那就可以出院了,身上的那些细小的伤痕虽然比较多,不过,在昂贵的药水下,也没了影子,白皙娇嫩的皮肤又重现光彩。

  “晏擎天,我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,真好。”甄汐不禁感叹,可晏擎天却突然冒出来一句:“你的手机坏了,爷爷今天打我的电话问你最近怎么都没去看望他,我说你现在读书很用功,在准备考试。”

  晏擎天称呼“爷爷”,那么甄汐就该称呼为“外公……”甄汐嘴里念着这个陌生的词汇,心里不由得慌了,看样子以后还得面对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啊……

  “你的手机坏了,换个新的吧。”晏擎天拿出甄汐放在枕头底下的手机,确实连开机都开不起了,屏幕上一条明显的裂痕。

  “不行!不可以换,修一下就可以了。”甄汐一把抓过手机,很宝贝地收起来。

  晏擎天皱眉,不悦地说:“我象是手机都买不起的吗?拿过来,扔了!”

  甄汐象护住什么珍宝似的就是不肯松手,见晏擎天脸色阴沉地看着她,小姑娘忍不住急了:“你干嘛和我的手机过不去啊!”

  “我再说一次,扔掉!”

  甄汐小脸气得鼓鼓的,不自觉地撅起了嘴,心想是不是真的修不好了啊,眸子暗了下去,低头小声嘀咕:“我平时那么小心,还是被摔坏了,真是的……龙云翔上次没摔它,到是被魏佳佳给摔了。”

  甄汐皱着脸直挠头发,忽听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,甄汐以为自己听错了,忍不住抬头,果真看见是晏擎天在笑,这是她第一次看他笑得这么畅快!

  “你笑什么?”

  “我问你……上次在学校门口你为什么要亲龙云翔的脸?”晏擎天一提起这个事就浑身不舒服,可他刚听见她的自言自语,所以想证实一件事。

  甄汐一僵,脸上立即染上两朵红霞,支支吾吾的:“那个……是因为……我不是自愿亲他的……我……”

  甄汐接触到晏擎天略带得意的眼神,知道自己这迷糊的个性,刚才无意间又说漏嘴了,连忙躲进被子,假装睡觉。

  晏擎天脑子里闪过一道光,如果他没记错,甄汐的手机,以前曾“偷拍”到他不少照片。

  “是不是因为他拿了你的手机?你怕摔坏了就看不到我的照片了,对不对?”晏擎天回想起那天,龙云翔的手里握着甄汐的手机,举得老高的。

  晏擎天就是不肯放过甄汐,将她从被子里抓出来,一阵猛亲……

  “好了好了,我怕你了……我说!”甄汐被亲得娇羞不已,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:“是他说如果我不亲他,他就摔手机……你的照片拍得……还不错啦……要是没了多可惜的是吧……我……”

  原来如此!晏擎天冷硬的面上渐渐柔和了下来……这个小女人简直比小白兔还纯良,他真是……捡到宝了吗?

  她那么紧张他的照片,思及此,他的嘴角不由得扬起邪魅的弧度……这感觉……似乎还不赖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