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第三十章 空欢喜

第三十章 空欢喜

第三十章 空欢喜 凌书白 2129 2017-12-24

    很明显周洪斌就是不熟悉他的那伙人,所以他不知道,张铭对他的厌恶已经达到了极点。

  ”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那我可就不客气了,你看啊,你的这块血玉这么大,稍微少个角什么的,也不会影响它的价值,相反你要是分一备羹给我,我也肯定不会让张老弟你亏着,这样两全其美的事,相信张老弟你肯定会懂的,怎样权衡的。”

  听到周洪斌这样说,张铭却笑了,他的笑很有深意,仿佛是在嘲讽周洪斌,你把我张铭当傻子来耍呢?看到有利可图,你就要来分一杯羹了,之前毛料要赌跨的时候,怎么没见你来跟我共进退呢!

  现场的都是人精,看到张铭那讽刺的笑容,就已经知道,周洪斌刚刚的那个提议没戏了。

  周洪斌也不傻,所以当看到张铭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时候,就知道自己的奢望落空了。

  虽然买卖没成,但周洪斌还是很感谢张铭的,毕竟刚刚张铭要是当场拒绝了他的请求,那他才是没面子呢?

  再说自己之前做的事也不算太光彩,张铭能有这心胸和这气度,不得不说人家的涵养和修养在自己之上。

  “哟,张老弟,你别当真啊,我刚刚是在跟你开玩笑呢,就算你敢给,我也不敢要啊,相信就算我周洪斌倾家荡产也买不到这块血玉的一个角,大家说,我说的对不对啊!”

  见到周洪斌这么轻易的就化解了这场尴尬,顾襄还是很佩服他的,但一想到再过几个月他就变成了死人,顾襄就不由的打了个哆嗦。

  由于没有人中途打断,血玉很是顺利就被张铭找来的人给运走了,但解石并没有落下帷幕。

  刚刚张铭他们这一行人,买的可不止这一块毛料。

  虽然今天的大赢家明显就是张铭他们这伙人,但人总有个阴暗心理,希望比自己混的好的人倒霉,而且是越倒霉越好,虽然人家倒霉他也获得不了什么利益,但他们就是会这么希望。

  之后解的毛料都是顾襄故意挑的一定能赌垮的毛料,果然一见到好几个毛料张铭他们这行人都赌垮了,周围的人就又开始热火朝天的议论起来了。

  “看吧,我就说他们谢家的运气不可能一直都这么好,果然老天爷是公平的啊!”

  “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,赌石这东西不是一向都这样的吗,哪有你说的那么玄啊!人家之前能解出血玉,只能说人家段数高,你倒是想解出血玉,可也得看你有没有那样的机缘。”

  “哎,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我怎么就没有机缘了,你倒是有机缘,刚刚买的五块毛料不还都赌垮了,咱俩啊,谁也别说谁,都是半斤八两。”

  “被你这么一打岔,我差点把大事给忘了,不行我也得去买几块半赌的毛料,没准今天祖宗保佑,就让我解出了一块玻璃种了呢!”

  听到这个人这么说,围着顾襄他们这个解石台的众人都如梦初醒,纷纷朝着别墅区北边半赌石区跑去了。

  见到此,张铭却笑了,“要是赌石真的这么简单,我早就成了亿万富翁了,可以想象,一会解石的时候,哭天抢地的人数又该增加了。”

  听到表叔这么说,张悦也跟着幸灾乐祸道,“可以想象他们一会哭的凄惨摸样,如果他们要是演的好,没准还能荣获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呢?”

  就在顾襄他们三个站在原处,继续等着解石师解石的时候,张悦却眼尖的看到那个二货吴浩和他的二叔也来解石来了。

  想到之前阿襄说,吴浩手里的那块毛料会赌垮,张悦就兴奋不行。

  所以她大模大样的走到了吴浩他们所在的赌石台,等着他们出洋相。

  吴浩早就看到了顾襄他们这一伙人,之前他虽然后悔花了这么多的钱买了这块毛料,但刚刚有不少人都说,他的这块毛料赌涨的可能性非常大,所以他现在很是春风得意。

  想到一会自己赌涨的时,顾襄和张铭他们后悔万分的样子,吴浩就快要把自己给乐死了。

  见到吴浩一直在用眼神跟他们挑衅,说实话,张铭感觉他很幼稚,果然还是年龄小啊,被人一挑拨,就想要挣个高低上下,有点像当年的自己,但自己当年可不像他那么蠢。

  吩咐解石师一会再解,张铭就领着顾襄来到吴浩的解石台。

  你不是想要我们的关注吗?好吧,我给你关注,不过要是一会你真的丢人了,那可就不怨我们了,谁让你偏偏招惹我们呢?

  由于吴浩要解的毛料是全赌毛料,所以就需要在解石开始前划线。

  吴浩虽然性格还和幼稚,但不得不说,他也有骄傲的资本,对赌石知识了解很是透彻。

  每一道线画的都很是谨慎,要是换过来了给毛料划线的是张铭,他都不敢保证,自己画的线能有吴浩精细。

  画完线之后,解石师就开始开工了。

  切石机第一刀切下去的时候,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,但是很可惜,没有出绿。

  看到没有出绿,吴浩很是沮丧,但他并没有灰心,反正这也仅仅只是第一刀,之后一定会出绿的。

  在吴浩继续示意下,解石师开始切起了第二刀,第二刀进行切割的时候,吴浩比第一刀还要紧张,脑门上全都是汗。

  随着第二刀切割的完成,吴浩绝望的发现还是没有出绿。

  记得老爸曾经告诉过他,如果一块毛料被切了两刀还是没有出绿,那它除绿的可能性也就没有多少了。

  虽然心里已经知道了答案,但吴浩并不认输,他可记得,前些天,谢氏集团那个奶娃娃赌石大师可是在废料里面开出了一块帝王玉的,没准他也能够那么好运,开出一块上品美玉呢?

  随着划线四周被切割的地方都没出绿,吴浩终于开始着急了,“你到底会不会解石,让开,我自己来。”

  把解石师从解石台上撵下去之后,吴浩就自己亲自上手了,但是很可惜,到最后他的毛料也没有出绿,这算不算得上是空欢喜一场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