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第四十八章 天降好运

第四十八章 天降好运

    但顾襄并不是想要拿张悦当抢使,她之所以纵容张悦去收拾周冲,那是因为她早就发现他们所在的这个角落,只有他们四个人,就算是有人走过,也会是认为朋友在玩闹,根本就不会把事情闹大。

  但听了周冲刚刚说的话后,顾襄不得不承认,此时行事是些不妥帖,揍了周冲这事是小,但张悦的名声是大,要是张悦被传出在拍卖会上公开殴打嘉宾,那以后她还怎么在上流社会混啊!

  上流社会最最注重的是名声,张悦可能不了解,难道顾襄还不了解吗?张悦可是她的好朋友,她肯定是不会让她的好朋友吃亏的,赶紧让门墩上前把俩人分开,把张悦拽到一旁给她顺了顺气之后,顾襄才慢条斯理的对周冲说道,“你要是不想丢脸,我奉劝你一句,最好不要把刚刚的事情给说出去。要是我听到了什么有关我朋友的不好传闻,我不敢保证,我会做出什么,你这么聪明,肯定是一点就透,我说的对吗?”

  见小美女第一次跟自己说话,竟然是在软硬兼施的威胁自己,周冲的笑容很是苦涩,让他去外面去宣扬,他是傻啊还是涅啊,自己一个男的跟人家小姑娘打了个平手,这要是说出去,他周冲的脸可就丢大了,所以啊,这事就算小美女不威胁他,他也不会说出去的,毕竟他也是要脸的人啊!

  虽然知道息事宁人绝对是最好的办法,但周冲心里很是苦涩,这叫什么事啊,受了委屈,还不能上外面去说,这不就是典型的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吗?

  这边顾襄平息了事端,那边抽奖大会也如火如荼的开展着,今天这个抽奖,一共会抽出三个奖项,分别为一等奖,二等奖和三等奖,但奖品到底是什么,现场除了主办方,没有一个人知道。

  虽然不知道奖品是什么,但一点都没有降低现场人的热情,先要抽取的奖项是三等奖,摇号用的是电子系统,只要摇奖人说一声开始,摇奖系统就开始自动摇号码。等到摇奖人再说一声停的时候,屏幕上留下的那个号码就是中了奖的那个人。

  由于顾襄他们距离大屏幕远,所以根本就听不到声音,只能看到的电子屏幕上所显示的结果,最后获得三等奖的是三十八号。

  一看中奖的不是他们认识的人,顾襄他们也就不再去看屏幕了,就在顾襄他们等待着第二轮摇奖开始的时候,主席台那边却突然传来主持人急切的声音,“到底哪位是三十八号,您中奖了,请您速来主席台。”

  主持人又说了好几遍,也没见到有人去领,站在距离顾襄他们不远的周冲很是气愤的说了句,“傻叉,中了奖了,都不知道去领,真是个纯傻子,要是小爷我中了奖,我肯定第一个冲上去。”

  说到这里,周冲才想起来,自己刚刚忙着跟那个暴力女打架,忘记看自己的号码牌了,不知道为啥,周冲有一种预感,刚刚自己说的那个傻×搞不好就是自己。

  颤颤巍巍从兜里把号码牌拿出来摊平,果然不出周冲所料,自己骂的那个傻×果然就是自己。

  本来周冲都不想上前领那个奖了,这要是自己站出去说自己是三十八号,旁边那个暴力女肯定会笑话死自己的。

  就在周冲死死捂着自己的号码牌不想让张悦他们看到的时候,却很不巧的,让号码牌掉大了地上,这可真的是天不如人愿了。

  当看到周冲的号码牌是三十八号的时候,张悦还很鄙视的想,不就是中了个奖吗?至于这么偷偷摸摸的吗?但很快她就想通了这里面的弯弯道道,一个大男人拿到的号码牌竟然是三十八号,这要是说出去,好像是有点丢人呢?

  你不是不想让大家知道你是三八吗?那我就偏让所有的人知道。

  随着主持人的询问再一次落下,张悦连忙喊道,“三八在这里,他就是三八的主人。”

  说实话,现场的人在张悦没说话前,也没有往别的地方想,但张悦喊完之后,大家都是在哄堂大笑。

  见到此,周冲的脸立马红成了猴屁股,有些别捏的在台上发表完获奖感言,连奖品都没看,就想要逃离舞台,要不是后来被主持人叫住,估计他连奖品都不想要。

  三等奖的奖品很是丰厚,丰厚的有点出周冲的想象,先是一张白金卡,里面差不多有三百万的样子。之后又给了一对海宝蓝的玉镯子,之后又送了一张下个月沈家三小姐生日趴的请柬。

  其他的两样东西,能参加这种赌石大会的人不会有什么大的触动,但这个沈家的请柬,那可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了。

  能去沈家去参加宴会的人,基本上都是非富即贵的人,但这个富和贵可和咱们平时定义的不同,人家那是真的有钱,在全国都能排上名字了,至于贵那就更不要说了,沈家本来就在政界有人,所以想要巴结的人比比皆是。

  这也就不难猜出为何大家会以得到沈家的请柬而为荣了吧。

  回到的台下周冲是满面的**啊,跟刚刚悲愤欲死的他看起来好像完全不是一个人,这个丑出的值啊,要是以后每回都能拿到沈家的请柬,就算是让我每天都出丑,那我感觉也是极好的。

  见的周冲那小人得志的模样,张悦就气得不行,这老天爷也真是不长眼睛,像他这种人竟然还能中奖,这还有没有道理了。

  “哼,有沈家的请柬了不起啊,我张悦还有谢家的请柬呢,我想要去谢家多久就多久,谁像你似得,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。”

  听到张悦在这边泛酸,周冲并没有直接跟她互呛,而是一边在那看请柬,一边慢慢悠悠的说道,“我周冲是个没见世面的土包子,但那又怎么样呢?我现在有沈家的请柬,而你没有,我马上就要脱贫致富,去见世面去了,而你呢?虽然现在见识比我广,但很快到时候就会是我叫你土包子了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