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第六十五章 被人陷害

第六十五章 被人陷害

    知道了小美男以后会是自己的嫂子,下午学习的时候顾襄对他更加殷勤了。再加上小美男也喜欢猫,顾襄很快就把这个小美男的底细都给摸了出来。

  小美男名叫孙宇轩,今年十八岁,魔都生人,由于考上了A市的学校,所以来到这边来上大学。有趣的是。他竟然跟顾襄是同一个专业。除此之外,他还是家中独子,父亲是大学教授,母亲是骨科医生。

  见小嫂子这么快就把自己家里的底细都透露给了自己,顾襄很是担忧,这样太没有心眼了,这要是被有心人拐卖了,这还不是一卖一个准。

  不行,自己得为自己大哥想点办法,可不能让未来嫂子被人给骗了。

  “孙宇轩,你也太好骗了,你才跟我认识多长时间,就把自己家里的底都透露给我了,我要是真的是坏人的话,现在早就把你给拐卖了。”

  听到顾襄这么说,孙宇轩却笑了,“你真的以为我那么好骗吗?之所以会这么快告诉给你我的底细,不过是因为我感觉咱们俩个投缘而已,而且看你的样子,也不像是骗子,我看人很准的。所以我才敢告诉你我的真正家世。”

  听到是这么一回事,顾襄很是庆幸,还好,不是真的纯良,这要是真的纯良,搞不好还没等白易出现呢,他就会被人给拿下了。

  两个人在一起复习的时候,效率总是比一个人高,再加上有二宝这个随时随地的恒温暖垫在,顾襄和孙宇轩上自习的时候,很是惬意。

  就这样过了三天,期中考试的时间终于到来了,第一门要考的就是英语,对顾襄来说,英语根本就是小意思,毕竟她可是从小就开始学的。对孙宇轩来说,英语也不是什么难题,他可是有一个教授的父亲呢?又怎么会让他落在人后呢?

  顺利考完英语后,顾襄和孙宇轩就开始准备复习一门功课了。

  第二天要考的那门课,正是顾襄之前提到和管理有关的课。要考试之前,不知道为什么,顾襄的右眼就一直都在跳,当时顾襄没有当回事,只是以为是自己没有睡好的原因。当时孙宇轩还跟她开玩笑说,要她今天小心点,老话可是说了,“左眼跳财,右眼跳灾。”

  当时顾襄还跟他开玩笑说,“你咒我点好行不行,是不是我要是倒霉了,你就开心了。”

  之后二人就都进了考场,不得不说,他们两个人很有缘分,不仅同在一个专业,而且基本上两个人考试的考场也在同一个教室。

  进到教室后,二人就分别找到属于了他们的座位,开始静静等待考试的开始。

  考试开始没到十分钟的时候,拿到试卷的顾襄心里就已经很是有谱了,试卷上的题基本上她都会,所以之后答题的时候,顾襄很是顺利,基本上一个小时就把所有的题给答完了。

  就在顾襄无所事事的等待孙宇轩答完题的时候,却突然看到之前坐在讲台上面的监考老师,神色凝重朝着自己走来。

  还没等顾襄了解到到底发生了什么,就看到监考老师在她的桌子底下捡起了一个白色小纸条。

  看到小纸条的时候,顾襄都傻了,以前的她可能还不了解这些龌蹉的东西,但现在她又怎么不知道,自己这是被人给陷害了。

  到底是谁,在陷害我,我没有招惹任何人,到底是谁跟我有这么深的仇恨。

  本来顾襄还对这个地上的小纸条抱有一丝希望的,以为里面只是一些没有什么用处垃圾,但当看到监考老师变了神色的时候,顾襄的侥幸心理就破灭了。

  监考老师的脸色很是难看,他深呼了好几口气之后,才语气平淡的对顾襄说道,“这位同学,请你跟我出来一趟,我想你需要跟我好好的讲一讲有关这个小纸条的来历。”

  见这个老师根本就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,顾襄很是愤怒,还没等顾襄说话的呢。就听到坐在后排的孙宇轩说道,“老师,那个小抄不是她的,是我的,我刚刚抄的太着急了,一下子就扔到了那边。”

  听到孙宇轩这么说,不仅是顾襄,现场的其他人都震惊了,因为平时孙宇轩学习到底是有多么努力,他们可是看在眼里的,说他抄小抄,那比地球是方还让人感觉是天方夜谭。

  监考老师很明显也不相信自己的爱徒会做出这种事情来,只见他语气很是和蔼的对孙宇轩说道,“不是你干的,你就不要站出来承认了,你是什么人,老师我还不了解吗?”

  听到监考老师这么说,孙宇轩却笑了,只见他有些的不好意思的说道,“老师,真的是我干的。我前两天一直都在玩游戏,所以根本就没有复习功课,为了能让自己的成绩好看些,所以我就选择了做小抄这条捷径。”

  眼看到了这个的时候,爱徒还在死不悔改,监考老师也没有办法了,只好让他跟着自己出去。

 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,顾襄曾经多次的想要说出这个纸条既不是我的,也不是孙宇轩的,但都被孙宇轩给制止了。

 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,但顾襄却知道,他这么做一定有道理,自己欠白易的就够多的了,现在小嫂子又替自己受了一过。自己看来欠他们夫夫的是还不完了。

  重新坐到座位上后,顾襄却开始的回想,会是谁来陷害我呢?

  自己在这个学校的人不是很多,除了孙宇轩和张悦之外,好像也没有什么熟人了,要说得罪人,那好像也根本就不可能,自己平常很少来学校,接触到的人也很少,那到底是谁要整自己呢?

  整自己的这个人,肯定是现在这个考场的人,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得手。

  仔细观察了一遍屋子里面的人后,顾襄没有任何的发现,那到底会是谁呢?

  难道是顾琳,唯一现在在A市看自己不顺眼,而且能用出这种龌蹉招数的人,好像就只有她了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