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第五章 慢性毒

第五章 慢性毒

第五章 慢性毒 凌书白 2135 2017-12-24

    “外公,明天你跟我去医院去做个检查吧,不去田叔叔所在的那个医院,我们去别的医院,不是我不相信田叔叔,我就是有些不放心,好不好,外公。”

  听到顾襄的要求竟然是这个,谢老很是感动,只见他豪爽的说道,“好,不就是去体检吗,外公去,外公肯定去。”

  见外公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自己的请求,顾襄很是高兴。

  第二天一早,八点多,顾襄就和外公去了一家大型的医院,去接受体检。

  验血,验尿,血常规,胸透,脑CT等,等到这一套完全做下来,也都中午了。

  中午和外公吃了顿饭之后,顾襄就去睡午觉去了。下午没到三点,顾襄就和外公还有家里的管家,财叔,去医院去取体检报告。

  尽管顾襄早就有准备,但当医生宣布自己外公真的中了慢性毒的时候,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。

  财叔不愧是外公手下的得力干将,立马就要求医生去封锁消息,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。

  医生一看谢老和顾襄的穿着和气势就知道是家里有背景的,所以

  当病人提出这种要求的时候,不仅理解,还给予了各种方便。

  医院特地给谢老专门介绍一位专攻中毒方向的医生。

  一进到那位姓孙医生的办公室,顾襄就直接问道,“孙医生,刚刚曾医生说我外公是中了慢性毒,那你能告诉我,我外公到底是中了什么毒?”

  听到顾襄这么问,孙医生也没有磨叽,拿着病例很是直接的对顾襄还有谢老说道,“我怀疑你外公是中了一种名为红颜劫的慢性毒。这种毒的学名叫做,长潜伏期病毒性免疫性破坏,这种毒潜伏期很长,要是中毒剂量很少,可能等到十年或是二十年才发病,但要是长期服用,导致剂量增加,可能两三年内,中毒的人,就会感觉头晕,目眩,更有甚者,会出现浑身酸软,最后食不下咽,但要是红颜劫的剂量特别大,超出人体的负载,就能够让人瞬间毙命。经过我对你外公血液里面红颜劫的分析,很幸运,他体内的红颜劫剂量,少的可怜,可能是下毒者还没有想那么早让你外公发病。”

  听完医生的分析,顾襄很是高兴,谢老一直都很淡定,哪怕是刚刚医生宣布他中了毒,他都没有大的惊慌,倒是财叔,高兴的眼泪都留了出来。

  消化完这个的消息,顾襄立马开始询问医生道,“孙医生,这个红颜劫能治吗?”

  听到顾襄这么问,孙医生很是直接的说道,“能治是能治,但这种**的解药,只有国外的一些私家医院才有,要不是我之前读博的时候,接触过这个红颜劫,可能我们也不会查出来。”

  既然能治,那就是有希望的,可以说这是顾襄自打重生后,得到的最好的消息。

  就在财叔和顾襄都沉浸在喜悦中时,那边谢老却特别认真的询问孙医生道,“这个红颜劫是不是无色无味的,要是家庭医生认真检查,其实还能查出来的吧?”

  见坐在自己面前气势逼人的老人这么问,孙医生很是老实的回答他道,“红颜劫的确是无色无味的,至于能不能检查出来,就要看那个医生医术的高低了。”

  “双爱医院院长,田守林,他的医术怎么样,他能不能识别出红颜劫这种慢性毒?”

  尽管不知道坐在自己面前的老人到底是什么身份,但从这个老人得知中毒之后,一点都不惊慌的样子来看,这个老人绝对不是一般人。除此之外,这家人还能请得起田院长当家庭医生,都在说明着,这一家人非富即贵。

  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后,孙医生决定还算是老实点把实话说出来比较好,“要是田院长,亲自把关,那是一定能测出的,毕竟我们鑫华可是比不了双爱的师资力量的。他们医院的能人还是很多的。”

  听到孙医生这么说,在场的众人都知道,谢老在怀疑谁了,哪怕这个田守林不是主谋,那他也绝对是个帮凶。

  现在他们所要做的,就是把田守林背后的那个人给挖出来。

  把接下的事情交给财叔后,顾襄就跟着谢老回了谢园。

  顾襄刚坐到沙发上,她的外公谢老就直接问她道,“襄儿,你这次非要我去体检,是不是早就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。”

  听到外公这么问,顾襄把早就准备好的答案告诉他道,“恩,以前我可能还是怀疑,但现在我真的可以确认了。”

  “襄儿,你究竟是怎么发现的?”

  见外公这么关心自己,顾襄就把自己上辈子顾琳告诉自己的真相,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。

  “有一天晚上我口渴,正好当时我的房间没有水了,我就去了一楼的厨房去倒水,在经过爸爸和阿姨的房间的时候,我听到他们提到了田叔叔的名字,当时我只是奇怪田叔叔什么时候跟爸爸扯上的关系,之后我又见到过几次田叔叔去家里,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样子,直到昨天阿雪提醒我让我小心顾琳的时候,我才意识到这件事不简单。”

  听完事情的真相的时候,多年不动怒的谢老却把一个紫檀茶杯摔在了地上。

  欺人太甚!襄儿,你也长大了,有些真相该是到你知道的时候了,你其实不是顾长德的孩子,当年你母亲出去玩,被人给欺负了,等到醒来的时候,就和顾长德睡在了一起,你母亲天真的以为她肚子里面的孩子,就是顾长德的,所以让我允许他们结婚。

  我本来死活都不同意,因为早在舒婷发生这件事的时候,我就派人去查了这件事情的原委,虽然不知道你的生身父亲到底是谁,但肯定不是顾长德。你可能奇怪我为什么这么确定吧,那是因为在你出生之后,我就给你们做了DAN亲子鉴定。

  鉴定结果显示,你根本就不是顾长德的女儿,而顾长德本人好像也知道这一点,当时你母亲死活要把你生下来,我没有办法,正好当时有人要当这个便宜爸爸,我就允许他们结了婚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