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第四章 神秘人

第四章 神秘人

第四章 神秘人 凌书白 2104 2017-12-24

    一见人掉下了水,顾襄就立马大声喊叫道,“快来人啊,有人落水了。”

  听到顾襄的叫喊声的时候,李雪就知道她得手了。

  跑过来给了顾襄一个你懂我懂的眼神后,李雪也立马入戏,“快点来人啊,有人落水了。”

  等到顾琳和裴家小公主被救起来的时候,俩人早就变成了落汤鸡,二人早就没有刚刚优雅和俏皮了,礼服也皱的不行。

  被佣人领下去去换衣服的时候,顾襄很明显看到了顾琳眼中对自己恨意。

  但顾襄不在意,恨吧,只有你对我越来越恨的时候,我才能下手的越发不留情面。

  等到人都散的差不多的时候,李雪才走过来,单手搂住顾襄的脖子对她说道,“看吧,要不是有姐在,今天掉下游泳池的就是你了,以后防备着那条小毒蛇吧,要不然你都不知道你哪天是怎么死的。”

  听到李雪这么说,顾襄有些疑惑的问她道,“阿雪,你说,我对她也不差啊,对她比对你都好,她是从什么时候,开始有其他的心思的呢?”

  听到顾襄这么问,李雪孩子气的表情里面混杂了些无奈,“谁知道呢,有些人,当不满足现在她所拥有的,自然开始心术就不正常了。不要想了,阿襄,你要记得,你还有我,你还有你外公,我们都是真心会对你好的人,你只要记得这些就行了。”

  听到李雪这么说,顾襄顿时感觉整个人心情都变好了,“是呢,自己还有真心为自己好的朋友和外公,何必去为那些不相干的人,让自己心情不好。”

  想明白了这些,顾襄的心情也变好,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,她同样也搂住了李雪的脖子,**她道,“**,懂得道理挺多啊,啥时候再给大爷讲讲人生大道理啊!”

  就在二人玩闹成一团的时候,却不知道在三楼的窗户里面,有三个人正在看着一幕。

  其中一人正是谢老,而另一个人,却是李家的李老爷子,而剩下一个人,却是一个穿着深灰色西装的年轻人。

  看着顾襄和李雪笑的没心没肺的笑容,谢老和李老爷子明显很是愉悦。

  “你家阿雪,真是个鬼精灵,这孩子让人看着就喜欢。”

  听到谢老这么说,李老爷子明显和受用,一边笑呵呵应承下来,一边对谢老说道,“你家阿襄也没差啊,多漂亮的一个姑娘啊,和她母亲长的可真像,性格也是极好的,我就很相中,要不把你家阿襄给我当孙媳妇吧,谢老头,你看怎么样?”

  听到李老头子这么说,谢老却是神色不明看了一眼站在他身侧的年轻人,然后才对着李老爷子说道,“李老头子,你想的太远了吧,这东西,还是得看缘分的,再说了,他们现在还小,再等等吧。”

  听到谢老这么说,李老爷子大笑着说道,“你个老滑头,哈哈哈,不轻易许诺,这么多年还是这样,罢罢罢,要是我家孙子和你家阿襄有缘分,相信就是我们不包办,他们也会在一起的,毕竟我孙子那么优秀,我就不相信,你家阿襄会看不上。”

  这边两个老头子聊得很高兴,那边李雪和顾襄玩的也很尽兴,等到酒会要结束的时候,顾襄跑到了顾长德和宋灵翠身边,辛勤慰问了下之前掉下水的顾琳后,才对顾长德夫妇说道,“爸,姨,我今天晚上就不会去睡了,之前我外公说想我了,让我去陪他一段时间。”

  听到顾襄这么说,顾长德和宋灵翠尽量摆出一副慈父慈母的样子,对着顾襄殷勤的说道,“去了你外公哪里,一定要听话,可不能惹你外公生气啥的。”强忍着气愤,顾襄应承了下来。

  在外人看来,这是幸福美好一家,但只有顾襄知道,这些都是假的。

  转过身来的时候,顾襄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,这个笑容转瞬即逝,基本上无人看到,除了那个站在三楼穿灰色西装的年轻男子。

  和外公一回到谢园,顾襄就各种撒娇的让外公去做身体检查,她可没忘,当时顾琳跟自己说,外公是怎么死的。

  既然是慢性毒,那肯定潜伏期长,现在自己才十八岁,记得上辈子外公去世的时候,自己已经二十三岁了,自己还有五年时间,是不是说外公的毒还没有那么严重。

  被自己外孙女磨得没有办法,谢老只好拿出了上个月刚做的身体检查,“看吧,这是我上个月你田叔叔才给我做的健康体检,你外公我身体杠杠的,一点问题都没有,所以你就放心吧。”

  看了一下体检报告,果然外公的各项指标都正常,不对,当时顾琳跟自己说的时候,说母亲中毒的时候,外公也中毒了,现在这体检报告怎么没有一点迹象显示外公中毒呢?

  “外公,这么多年,你的健康检查,都是田叔叔在弄吗?”

  听到顾襄这么问,谢老虽然很是不解,但仍然回答道,“可不是吗,你田叔叔已经在咱家干了十年了,这十年可不是都是他在负责。”

  听了外公的回到,顾襄却想到了一个很可怕的可能,“顾琳肯定不会说谎,先不说她已经认定自己是个死人了,没必要去骗个死人,就以她那自大的性格,也做不出骗人的举动,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田叔叔有问题。”

  见自己外孙女一副思想者的样子,谢老很是不解,“襄儿,你这是在琢磨什么啊?外公的身体肯定没问题,我还要等着我们襄儿结婚呢!然后抱重孙呢?不要多想了。”

  听到外公这么说,顾襄的眼睛湿润了,“外公自大妈妈去世后,就一直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,所以才会让他没有发现危险,既然我顾襄重活了一世,我就绝对不会让悲剧重演。”

  “外公,你答应我件事,好不好?”

  见顾襄连撒娇都用上了,谢老大笑着说道,“是什么事啊,襄儿,让你这么着急,只要外公能办到,就肯定答应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